墨苍离‖CY.戮翎

QQ:2894599272
燕将秋去,川寒水落。

【藏策】姻缘(清水/短篇)

好好好好好吃。看我都激动的口吃了

唐萌蜜室:

【这是一个并不跌宕起伏的故事?】


 


风雪正盛,隆冬时节,纵使已过三更,尚书房内依旧烛火荧荧,案上奏折堆积如山,批阅奏折的人打了个呵欠,手中的笔却不曾停歇。


治国不易,政事累累,偌大的国家繁重的政务都压在他一个人肩上,但他秉承先帝遗愿,誓在打造大唐王朝的太平盛世。


如今,风调雨顺,百姓安居乐业,将臣清正廉洁,奏折上书喜多于忧,无疑都展示了叶瑾之治国有方,如今心头大患匈奴也在东都之狼的骁勇下节节败退,而当草原蛮夷签降之时,龙虎将军白霜的名号在史官的笔下凝成了一个神话,上书中不乏为龙虎将军谋求加官进爵的折子,叶瑾之看过,只得批上“已阅”二字。


他何曾不想给龙虎将军高官厚禄,他甚至连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位都想给他,然那个人不屑居于后宫,即使掌管三宫六院的权力他也不放在眼里,皇帝放在心尖上的这个人,想要做圣上的剑,想要做大唐的盾,驰骋沙场保家卫国,做一个铮铮铁骨的热血男儿。


他不愿登上那后位,这尊贵的位子便空了数年,人人都知大唐皇帝叶瑾之未曾纳妃立后,当真的孤家寡人,百十臣子无一不忧心大唐后继无人,奈何叶瑾之一句话便堵住了百官的嘴。


“龙虎将军白霜,早已怀了朕的孩儿。”


是了,那个骄傲的人不喜那原本属于女子的后位,却愿为他受孕生子。


龙虎将军身为兔妖,这件事也是朝堂民间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

当年,叶瑾之正当年少,功课之余乐于同司天监的星官来往,一日星官说了个寻妖的法子,说是望月之夜妖气最盛,将红线绕于小指,另一头儿缠在林间的三生草上,躲藏起来耐心等待,便会有修行尚浅的小妖扯了那红线前来寻他。


只不过叶瑾之的红线没能等来扯线的小妖,却是缠住了一只逃命的白兔,兔儿的身子陷入红线的纠缠中挣脱不开,眼看着豺狗的獠牙近在咫尺,兔儿已经放弃抵抗准备赴死的时候,一团火光映亮了它赤色的眸子。


叶瑾之擎着火把吓退了豺狗,再看,眼前竟不是什么白兔,而是一裸身的少年,红线绕在他的腰腿上,垂下的兔耳和臀后的尾绒显示了他的身份。


星官只说这样寻得来小妖,却没说红线寓意着姻缘,那红线在月夜中化作萤火点点,消融在两人稚嫩的身体中,从那以后,红线成了两人之间的牵丝桥,却也成了两人之间的隔阂。


纵使叶瑾之千般万般的对他好,奈何那兔儿只以为是红线使然,便逃出了宫禁入了军营,甚至连自己的感情都要逃避。


就这般咫尺天涯,叶瑾之虽然心痛,但也尊重兔儿的选择——他要习武,叶瑾之便教他使枪弄剑;他要识字,叶瑾之便一笔一划的示范,他何尝不想手把手的教,然兔儿竟是不许他碰触的;他要戍边,叶瑾之便敬了他临行酒,道声珍重;他战功累累,叶瑾之便给了他军衔,许他施展将才。


两人七岁相识,十五岁分别于京师,直到二十岁再相逢,兔儿才告知他自己的名姓。


“白霜。”


白霜,白霜。


青年皇帝念着他的名字,竟是在文武百官面前垂下泪来。


白霜镇守边疆,笑谈渴饮匈奴血,叶瑾之何尝不担心他的安危,一封封书信都是借着批改奏折的间隙写成,传令官只以为是军机要事,殊不知密信的字里行间,都是温温婉婉的儿女情长——他问他吃得好不好,他说安好,勿念;他问他天气冷不冷,他说安好,勿念;他问他有没有受伤,他说安好,勿念;他问他何时归来,他说,归期尚远。


直到一日加急军报送到叶瑾之手中,说是潼关失守,龙虎将军负伤,天策军退于虬城,叶瑾之只感觉浑身凉透,连夜备马,昼夜不休,四天五夜才奔至天策军大营。此时距离白霜负伤已过去十日有余,他身为兔妖,自是有过于常人之处,伤势并无大碍,军帐中,白霜正和几位将领研究战场形势,叶瑾之就是在这时候闯了进来。


堂堂圣上,风尘仆仆蓬头垢面,也不知几宿没睡,黑眼圈浓浓的挂在脸上,将领见是圣上,纷纷叩拜,白霜倒是不跪,瞪着眼质问他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
“将军的伤,可曾痊愈?”


白霜看他半晌,嘴唇蠕了半天,只道:“昏君。”


“哈哈,见你安好,我做回昏君倒也值了。”说罢,就直直栽倒,晕了过去。


等他醒来,竟是睡在白霜床上,白霜似乎刚刚练兵归来,甲胄未脱,趴在床边睡得正香,叶瑾之想把人抱上床来,这么一动,浅眠的兔儿便醒了。


“你可好了?”


“我本就无事,只是疲累。”叶瑾之从未在白霜面前自称为朕,白霜听他这般说,便道:“既然无事,便回京去吧,我为你备了好马。”


叶瑾之听罢,一阵苦笑:“你,就这么急着赶我?”


“你是皇帝,国事政务担待不得。”


“我带了奏折来。”


白霜只觉得无奈,但还未开口,叶瑾之又说:“莫要再赶我了,就让我任性一回,陪陪你。”见白霜皱眉,叶瑾之叹了口气,“我只是想你,想见你,想在你身边呆一会儿。”


“多了你一人的口粮,我的兵该不乐意了。”


“我吃的少。”叶瑾之笑了,想要牵过人的手,奈何白霜站得远了些,“你莫要躲我,莫要不看我,白霜,不是红线作祟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
“你又中邪了。”白霜怒道,“不许你喜欢。”


叶瑾之见他这般嗔怒,只觉得可爱,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偏要喜欢了,你若觉得我烦人,便杀了我好了。”


“你一直这么无赖。”白霜拿他没办法,“这天下都是你的,你硬要赖在这儿,我一个当臣子的也拦不住你。”


叶瑾之又是一阵苦笑:“是,全天下都是我的,全天下都知道我爱你,偏偏你不信。”


白霜听罢,也不言语,赌气似的出去了,把叶瑾之一人留在帐中叹气。


潼关易守难攻,白霜带兵几日都未能收回失地,年少的将军稍显急躁,便独自一人到校场发泄,一套枪法使得漏洞百出毫无章法,叶瑾之的剑刃不知何时挑了过来,两人过招几式,白霜竟是长枪脱手,咣当一声,震得他浑身一颤。


“你这样带不了兵。”


“我能!”


“可是因为你的缘故,已经白白牺牲了很多兄弟。”叶瑾之这么说的时候,白霜紧紧捏起了拳头,叶瑾之虽然于心不忍,但还是继续说道,“我会下令,将主帅大旗先行交给李将军,你任他副将,李将军行兵作战经验功绩都优于你,这也是当下最好的办法。”


“你是要夺了我的帅位?!你当初封我为龙虎将军,不就是想让我为你打天下,如今竟是要收回我的大旗!?”


叶瑾之长叹一口气,手中剑抛向一边,伸手将人狠狠地拽进怀里。


“你放开我!”


“白霜啊白霜,你们妖都是这般铁石心肠吗?”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“打仗不是儿戏,人命不是儿戏。白霜,那些人是你的兵,你该为他们带来胜利,而不是让他们为了你而豁出命去。”


白霜使劲一挣,奈何叶瑾之搂得紧:“你放开。”


“不放。白霜,我当初教你枪法,是因为你喜欢,是因为长枪问天的你简直美得让我想要把心掏给你。你想逃避我,你要来边疆带兵,我也随你去,我喜欢你,我怕你受伤我怕你流血,你可知我每夜每夜做着噩梦?我本可以把你关在后宫,让你哪儿都去不了,可是我没有。”叶瑾之闭上眼,只感觉眼泪都要流出来了,“我封你为龙虎将军,不是为了让你打天下,你想要在战场找到自己的价值,那我便成全你。白霜,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,我不需要你为我争夺领土保家卫国,我事事依着你事事顺着你,只是想让你在铁马冰河之余,能有那么一秒钟心里想起过我。”


白霜渐渐停止了挣扎:“你话太多了。”


“还不够,说多少都不够,整年整年的看不到你,说这些话怎么足够?白霜,我的后位为你留着,你不稀罕,那我也不要别人来坐,我这一生便认定了你,你若真的恨我、怨我,恨我的红线缠住了你,怨我的红线束缚了你,那你便告诉我,说你讨厌我,说你不想看到我这张烦人的脸,那我便不再纠缠你,不再烦扰你。”


“我不想再——唔……”


两个人的身体倒在地上,白霜成日带兵打仗,竟是拗不过养尊处优的小皇帝的力气,两个人在地上翻滚,撕扯,盔甲松了,发带落了,扬起的沙尘沾满了长发,叶瑾之死死压住白霜的身子,吻他,把他所有的话语都堵在喉头。


不许说,什么话都不许说,不许说讨厌我,不许说不想再看到我。


你是我的,从来都是我的,我爱了你十多年,我放纵了你十多年,你可曾知道我的心,早已被你的无情扎得稀烂?


叶瑾之将所有的感情凝结为愤怒,他吻痛了白霜的舌,他咬破了白霜的嘴唇,他拉扯开白霜的衣物,撕破他的长裤,他握着自己的孽根想要占有他的身子,想要永远把他据为己有……


“放开我,放开我!皇上,住手,住手!皇上!叶瑾之!!”


一记响亮的耳光将叶瑾之的脸扇到了一边,他猛然惊醒,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,惊慌之余竟是把衣衫不整的白霜扔在了校场,自己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军营。


……


“皇上,皇上?”


“什么?”叶瑾之猛地回过神来,磨墨的小太监已经叫了他半天了:“皇上,您看着这份奏折半晌了,若是累了就早些休息,剩下的明日再看也不迟。”


叶瑾之看着案上写有白霜名字的奏折,只感觉自己魔怔了,竟是想起了曾经的往事,还是那般不堪入目的回忆。


“你先去睡吧,我再批一会儿,若是有事我会叫你。”


“是。”


小太监退下去了,叶瑾之揉了揉僵硬的眉心,回想着之后发生的事。


那时候,叶瑾之以为两人会从此决裂,毕竟自己做了有辱白霜自尊的事,他心灰意冷,收拾了行李准备回京,李将军却为他带来了消息。


说是白霜决定夜袭潼关,亲自带领一队精兵潜入潼关城内,暗杀城门卫士,悄悄打开大门,与李将军埋伏于城外的军队里应外合,杀匈奴一个措手不及。


行事当晚,一切都进行的顺利,然而暗中一受轻伤的匈奴趁人不备想要拉响警报,等白霜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,眼看着警报铃就要震响,只见一柄长剑从匈奴喉间横穿而出,叶瑾之的身影便出现在白霜面前。


“你疯了!你来干什么!”


“来找你。”


“妈的,你不要命了,这里遍地都是匈奴,你是皇帝,你出了事,大唐要怎么办!”白霜目眦欲裂,三两步过来,攥住叶瑾之的衣领简直要把他提起来。


“可是你出了事,我该怎么办?”


“……”看到叶瑾之苦笑的无奈表情,白霜愣住了。


“如果我没有跟着你,如果我刚才慢了一步,你们今天都会葬身于此。”叶瑾之说罢,对其他傻愣着看着二人的精兵道,“快去开城门,迎接李将军。”


士兵们也不敢耽搁,纷纷领命,白霜紧皱眉头站在原地,咬着牙不知在想什么。


“不是红线,白霜,红线只能让我喜欢你,亲近你,何曾会让我和你共患难。”他握住白霜的手,慢慢道,“白霜,今日我来和你一同作战,这天下我与你一同来守。我为王,你为将,天下,终究是你我二人的天下。”


……


后来,叶瑾之是带着收复潼关的消息回京的,皇帝亲自带来的喜讯,足以震惊朝野。


再后来,叶瑾之还是乐此不疲的写着信——他问他吃得好不好,他说粗茶淡饭,不比宫中山珍海味,却也香甜;他问他天气冷不冷,他说自己体健,不怕严寒,又说了长安也该落雪了,要他多穿些;他问他有没有受伤,他说前些日子伤了手,还好是左手,不然没办法写回信了,叶瑾之担心,又回信问伤的重不重,他说早已好了,他们妖怪不怕受伤,好的也快,叶瑾之又回道,说会心疼,白霜似是害羞了,久久没有回信;他问他何时归来,他说,今年夏天。


叶瑾之回京之后,白霜把主帅大旗亲自交给了李将军,自己甘做副将,李将军经验和兵法学识都优于他,白霜跟着也学了不少,而随着书信的往来,匈奴的铁骑节节败退,直被逼到长城以外数十里。


[近日回京,想见你。]


这是白霜第一次主动为他写信,短短七字,叶瑾之反反复复读了好多次,反反复复摸了好多遍。


想见你,想见你。


我又何曾不是这般思念成狂,恨不得扔下政事不顾,飞到你身边,把你抱在怀中?


每日期待着,盼望着重逢,等到真正相见的那一天,竟是没那么激动和兴奋了,两人一个坐于龙椅,高高在上,一个立在朝堂,意气风发。


“不出半年,定驱逐匈奴,保我大唐万世平安!”


他在朝堂上立下誓言,他将和他一起共享天下繁华。


那一夜,他要了他,他给了他。


相逢总是短暂,两人未曾温存几日,身为副将的白霜又急匆匆回归疆场。


白霜重新担任主帅,战事紧张,叶瑾之甚至不敢写信,怕分了白霜的心神。


两个月后,边关竟是传来白霜的信件,说是怀子两月,身体尚好,他身为兔妖,即使是男身,却孕育的了子嗣。


龙颜大悦。


白霜身怀六甲却依旧征战沙场,叶瑾之曾劝阻他不要率兵,白霜却说,这个孩子是能带来幸运和胜利的孩子。


而他,也的确带着胜利归来。


小太监已经去睡了,尚书房的门再一次敞开,风雪刮了进来,包裹着那个人的身子。


白霜的帽上已落满了雪,他合上门,将那凝雪的毡帽和大氅扔到一边。


胜利之师还在返京的路上,而白霜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归来,他快马加鞭,先于大部队赶回了京师,来不及休息,就径直来到了尚书房。


他的皇帝政务繁忙,如今定是不在寝宫,他是知道的。


“回来了?可曾劳累?”


“不累。”白霜摇摇头,他穿得不是盔甲,而是臃肿的冬服,怀孕五月有余,身形有些臃肿,脸上也多了些肉,看来没亏待过自己,“倒是你,累吗?”


叶瑾之牵过他的手:“为天下,为百姓,累,也不累。”


“你是个好皇帝。”


“我也会是个好丈夫。”


白霜微微低了头,红了脸。


这般神态从未在他脸上出现过,叶瑾之愣了神,只感觉心脏猛地一悸,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。


“白霜。”他一顿,“今日,你来侍寝,可好?”


白霜听罢,竟是毕恭毕敬的站好,立身作揖,一副正式的模样:“末将遵旨。”


见他这样,叶瑾之不高兴了:“你这时候还和我行君臣之礼?”


“难道你想听的是‘臣妾遵旨’?”


“你倒是会取笑我了。”叶瑾之知道这人在和他玩闹,也不气,抓过人来亲了亲,“我的大将军,不仅能带兵打仗,还能与我共赴巫山,当真是文武全才。”


“讨打。”


“呵呵,娘子要打便打,莫要留情。”


白霜皱眉:“你叫谁娘子?”


“莫气,我可万分没有把你视作女子。”叶瑾之让人坐在他的腿上,伸手环住爱人的腰身,将自己的爱人孩子一起抱在怀中,“白霜,辛苦你了。”


“你若知我辛苦,便陪我睡去,何必在此啰嗦。”


叶瑾之知道这奏折今夜是看不完了,而白霜又开口说:“今后这奏折我帮你一起批阅,你便能睡得早些。”


叶瑾之听懂他言下之意,心中欢喜溢于言表,直把人亲了又亲。


而虽说是侍寝,两人也都累了,便相拥而眠,第二日军队进京,百姓夹道欢迎,众将士都领封受赏,李将军被封为神武大将军,而白霜却自愿卸去了将军之位。


他戎马十余载,终于是收起了自己的锋芒和刃角。


他终于是回到了叶瑾之的身边。


……


唐明宗叶瑾之一生未曾有过后妃,白霜也不曾接受过后位,他不想当他的皇后,他自认是粗人,接不来女人的活儿,后宫诸事便交予了长公主叶瑾怜。


“当真不做皇后?”叶瑾之不甘心。


“不做皇后。”白霜笃定。


三千飞鸟,万里卷云。


清香的茶气氤氲缱绻。


春暖花开的时节,白霜一袭红衣,站在大片迎春花里回头看他。


“只做你叶瑾之的枕边人。”


 


执子之手。


来日方长。


 


【END】


啊写完了,出了一身汗,烧也不发了头也不疼了,写文竟然还有祛病效果,厉害。


全篇清水,没有肉,让大家失望了……


嗯……大家情人/虐狗节快乐,有情缘的就多秀秀恩爱,吃狗粮的也多买点好吃好喝的犒劳自己,就算高举FFF团神圣火把,也不要错烧了真爱!


 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墨苍离‖CY.戮翎唐萌蜜室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好好好好吃。看我都激动的口吃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