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苍离‖CY.戮翎

QQ:2894599272
燕将秋去,川寒水落。

【唐秀】染夜惊鸿入羽裳

#秀娘吴绣凄与炮姐唐且歌的故事#

     着白衣推开门,站在空辽无人的院子里,转眼四看,一个人也没看到,平静的坐在台阶上。不再是那副接受过训练的端正坐姿。
     双手抱膝,下巴抵在膝盖上。长发似墨,和长夜混成一色。白衣笼身,好似有光围在四周。
     静谧的风光中,虽眉眼婉约,却带有丝冷意。那种冷,刻骨一般,只有在这样的夜中,才能看到有多深入骨髓。
   在一片混沌中,感觉到有人沉静地在看着自己,看到自己的孤独和自我保护。
只有长夜漫漫,才能稍微自疗。

     唐且歌脑中浮现出断断续续的画面。
    那个姑娘高声尖叫道,哪里有平时乖巧的模样 “那是歌儿给我的!那是我的!”

    她质问,也委屈,“你怎么可以帮她?!”

   她闭了闭眼,气息有些不稳。又猛地睁开眼,目中若有实质,发着灼热的火光,再次看向绣凄。
    正平静地享受独属于自己的宁夜,倏听到脚步声,看到卷着夜风,唐且歌向自己走来。
    “歌儿!”
      诧异中,被拉了起来,疾走几步才跟上她的脚步。
     “你干嘛?”
    “我给你更好的。”
      似乎是嫌自己太慢,她干脆弯腰把自己抱起,携风而起,万物尽甩其后。
    “更好的是什么?”
      唐且歌飞的太突然,本能搂住她脖颈,吸了口空气
    “你的心?”
   “那是最好的。”

    “啧,你真的是大言不愧。你以为我很稀罕吗?”    不屑。
    “你且看着罢。”
   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站在一大片平地上,被她放下,也不知这是哪,目光跟随且歌,向她看去。
     她临界一步是深渊,头顶是万里星光。风吹衣袂,看着她仰着脸,向半空中伸出手,稳重而有力。手指着万里星火,一点点移动。
    在她手的指引下,一点点,一道道,一片片,黯淡无光的星,渐次点亮,连成海洋。
     那些星,在她手中亮起,好像一整个世界,都在她的手中。

    她的手指似有魔力,她把星空送给自己,好像也在把一整个世界投怀给自己。
    屏息,盯着唐且歌——
    自己再找不到比她更好的人了吧?   一定是这样的。

  
      星星在她手中一颗颗亮起,仿若是她给了他们生命一般。
   看着歌儿,一时看入了神。听到自己心跳声渐次加大的声音,震得自己胸膛一阵阵发烫,全身又麻又软。心口像有什么要跳出来,不受自己的控制,然而自己并不讨厌这种感觉。

    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 见她第一眼,就知道的,知道她吸引着自己。
   自己曾对她说过什么来着?
    “我不会亲你,总有一天,你会先亲我。”
    不禁迈步走向唐且歌。

   听到身后细软风声,唐且歌回头,柔软身躯冲入了她怀中。愣一下,脖颈被搂住,头被拉下,软唇落在了嘴角。
     半边身子僵住,皱眉,目光如电般看向怀中人,手想要推向她肩。
   那手却被抬起的手紧握住。
巧合恰恰好,十指相扣。

    唐且歌顿一下。
   在她怔忡的瞬间,唇角被轻轻一舔,如有火光突起,让她眸底霎时幽暗。
      她望着怀中的绣凄,身形高挑,立在她面前,却比她矮个头。白色的衣衫和黑发交缠,衬得眉目如画,眸似星子。

    她该拒绝……
   可她又喜欢。

   
   有星在亮起又暗下,有风吹来又荡去,有发拂下又扬起。风的味道,夜的颜色,还有人的眼睛……
   咚咚咚的心跳声似会传染般,唐且歌眸心跳了两跳,胸口火烧得更旺,肌肉紧绷又放松,她低眼,一手与人十指交握,一手扣住了人后脑勺,教会了怀中人什么才叫做真正的“吻”,而不是她以为的那样,贴一贴就算,碰一碰就可以。

    她心里一直有把火,被吴绣凄时不时撩拨一下。原本温温烧着,在她刻意之下,那火焰已窜出老高。到嗓子眼,而她已经不想压制。
    唇齿真正的相触,传来微麻电流感,全身轻轻颤了 萌生出退缩之意,却被人扣住了腰,却不容自己后退。
     抬起眼皮,与她俯下来的目光对上。两人面色都有些红,一人眼睛里水雾氤氲,一人眼里火色跳跃。
   清醒了一瞬,又复燃烧。
   那目光热烈,她早就被烧起。
   异色之下,紧扣的手屈起,握得更加用力。
   唇齿追逐,热气上脸,却像是最美味的佳肴,尝过一口,便再不想错过。
   
    她总撩她。
    她又确实……

   唐且歌笑了笑,在娇娘儿喘气快跟不上时,才放开了。手仍贴着后脑勺,将人按在她怀中,听着急促的呼吸声。
     目光落在人红肿的唇上,声音喑哑
      “你不会亲我?我会先亲你?绣凄啊绣凄,究竟是谁先受不住?”
    “歌儿这么貌美如花,我抵抗力不足,也是正常的。”气息微低,抬眸瞪了瞪人。
    听到唐且歌笑出声。也抿起嘴角,心情很不错。
   “唐且歌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在回去的途中,好奇问她
     “歌儿歌儿!为什么你能让星星跟着你的手指亮起来?你做了什么?”
“……真实情况是,我和一个人挺相熟,星辰的规律,便是他教我。”
      撑下巴痴痴地看着歌儿,轻声道“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,你怎样我都喜欢。”

“刚才的告白还算吗?”

“算!傻瓜,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