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苍离‖CY.戮翎

QQ:2894599272
燕将秋去,川寒水落。

【藏秀】飞鸟与新衫

#二少叶寒川,秀娘吴绣凄#
#好大一口玻璃渣#

—— 牡丹亭外,身何在。

七秀-

     放下勾唇的笔,朝着镜中的自己意味不明地笑了。
     究竟这长梦过后,我是绣凄还是青衣呢?
     初见时,你我只是在戏里戏外哀怨的唱词中对视,如今,就在牡丹亭的求之不得中结束罢了。
     昏昏沉沉地戴上发饰,肩上却突然被人轻轻一拍。回过头,看见了唐墨寒。
“您的东西掉了。”
     他说笑着,递上一朵珠花。

“谢谢您。”
      抬手朝人道了谢,见他朝自己使了个眼色便匆匆离去了。
     没有细想甚,低下头摆弄那朵珠花。原来……唐墨寒递给自己绢花的那一刻在花瓣间夹了字条。

——
   今夜寒川少爷会来看你表演。


“青衣,您脸色很难看的样子,是哪里不舒服么?”
     与自己搭戏的小生不放心地问。
“我都办上妆了,你怎可能看出我脸色?”
     慌忙把那张纸条揉碎,然后半开玩笑地说。

“时辰到了。”
小生一副斯文模样,朝着自己微微欠身,“姑娘该上台了。”

深深吸了口气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 最后一次了,总归,是要撑下去的。


梦回莺啭
乱煞年光遍
人立小庭深院
炷尽沉烟
抛残绣线
恁今春关情似去年。
晓来望断梅关,宿妆残。
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栏。
剪不断,理还乱,闷无端。
已吩咐催花莺燕借春看。
云髻罢梳还对镜
罗衣欲换更添香……

二少-

     抬手撑着下巴,支起眼皮看着戏,说实在。也听不懂戏台上游园惊梦的凄美意境,只觉得那温婉若水的女子当真是个风华绝代的佳人,略带羞意,面透娇俏,凤眸凝神,含情脉脉。眼波流转如秋水生烟,一颦一笑间织进了数不尽的情丝。
     只见那美娇娘素帔云袖着在身,锦绸绣着一对花鸟栩栩如生,那张姣好容颜施了嫩粉的底色,眼尾扫过一抹嫣红,似是刚从夕阳余晖处摘下来的赤色云霞。
     并无刻意作出一番媚态,乍一瞧倒是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矜贵,可再仔细一看,这花园之中思求意中人的杜丽娘,眼角眉梢之中可不就有一股难以言表浑然天成的妖娆。
     抬手指指那美娇人儿,对着一旁儿在自个边上服侍自己的人说。“这美人儿本少爷要包下来,多少金?”
     “少……少爷,这可是店里的招牌!”
     抬眸瞥一瞥那人,腿儿打着抖,看似怕极了。
“啧……去去去。真他妈扫兴,本少爷可不管,这酒楼我包了,今晚我只要让她一个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 想起笔提墨,把她的一颦一笑都画下来啊。

     恍惚一番,似乎看见了当年与阿凄初见时的模样。早春之中,酒后她对自己的浅笑,迎着料峭春寒中颤颤盛开的细花,美是美,却有种……说不出的哀凉。
      深深刺进自己胸口,当真是把割心的温柔刀,明明是凿骨的痛,却着实舍不得拔出来。
     不愿意放开她……再痛也要把她留在身边。这种信念在见阿凄第一面的时候就存在了。

吾赠汝新衫,
     汝可愿作吾笼中姣?



     绣凄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,几句唱词在嘴边绕了不知多少遍,唱出来味道还是不对。
     她看不清下面人的脸,只能模模糊糊地瞥上叶寒川一眼,还好,他大概没看出自己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 这离别,我如何与你相言?五调曲折岂能道出满心的愁言。那牡丹虽好,但他春归怎占的先?
     只好把这将死的绣凄,与你见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  花折扇在柔夷中轻轻扇动,点点落落好似蝴蝶双飞,扑闪着将一股美意晕开在四周。佳人露出浅笑,薄凉被粉墨遮掩,好似只剩笑意。
结束了。都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 最后的游园惊梦落幕,只是这次的戏子无法死而复生,即便情已至深。

评论(2)

热度(4)

  1. 易南风墨苍离‖CY.戮翎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