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苍离‖CY.戮翎

QQ:2894599272
燕将秋去,川寒水落。

[ 云信 ]国色天香

Freak°明爝之焰:

花魁paro
#r18
#云信
#上将云×刺客信
#大写的OOC


赵云被一群人生拉硬拽进了这条花街柳巷,从没有来过这种地方的他不但没有好奇,反而很排斥。无奈走不开,赵云只好找了个位置看着一群玩乐的人。一一拒绝了过来陪酒的妖艳女子,赵云无聊地把头扭向旁边,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边发呆。
夜深,被同僚灌了几杯酒之后,不胜酒力的赵云醉得伏在了桌子上。
虽然明日军中无要事,但赵云也不肯喝得醉醺醺。玩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揉揉干涩的眼睛,赵云发现时至午夜。这个时间没法回府,倒也只好在此住上一夜。
纵然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,赵云也无可奈何地被人推进了客房。踉跄几步,他总算是坐在了椅子上。披风和帽子不知被下人放在了哪里,赵云只觉得这样倒是很轻松。


手指勾住领带松了松,他才算舒了口气。环顾四周,氛围倒是不错,暧昧得恰到好处。只是赵云心里一片孤寂,闲来无事,拿起杯子倒了茶。


“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常山赵子龙赵将军吗?”
“嗯?正是在下。”
“信只是没料到出来执行任务都能遇到将军,运气真的是差到极致了。”
“此话怎讲?”


听了这话,赵云有些不乐意了。即便经验告诉他,这种风尘女子碰不得,但是他仍然想知道坐在床边的人是谁。


“捏着嗓子说话真累,赵子龙你还没猜出我是谁?”


声线突然变得粗犷,赵云身子一颤,抬头往床的方向看去。奈何室内光线昏暗,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,加上酒劲一冲,赵云有些头晕。


“敢问姑娘……芳名是……”
“你才是姑娘,我是韩信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出来执行任务罢了,倒是你,怎么会在这种地方?”


话语里分明带着几分讽刺,赵云勉强地走向床边。只是那人往后缩了缩,似乎是故意躲着这位上将。赵云暗想有点意思,回头拿来烛台引燃床边的蜡烛。却不料被床上的人儿迷住,顿时愣在原地。


朱发绾成松散发髻,银色发簪随意地插在发间固定,略微凌乱的发丝垂在肩头,半遮裸露在外的肩膀。精致的面庞上描着黛色峨眉,凤眸微眯,暧昧的目光辗转落在赵云身上。韩信慵懒地靠在床头,拿着烟杆吸了一口,他缓缓地呼出一口烟气,朦胧中赵云看得出了神,眼前的人好似不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刺客,而是个妖艳的青楼女子。


“你难道只是因为执行任务才扮成这样的?还是……你本来就如此妖艳?”赵云凑近韩信的耳根,轻轻地呼了口气,温热的气息使得床上的人儿一惊。韩信意识到情况不妙,暗暗感叹自己的反应竟变得如此迟钝。他立刻整理好衣襟,端坐在床边。
“怎会?身为刺客当然要熟练地应对各种情况,这……当然也不例外。”
“重言,此话当真?不知……你在学习刺杀的时候是否也学过床‖技?”
“哈?赵子龙你疯了吗?那种东西我怎么会?”
“那便来试一试吧。”


车,还没开完,后面还有。
迟到的七夕贺文。

评论

热度(169)